蓝领招聘的市场有多大?如何做好蓝领招聘!

宇杰 行业观察 2年前 (2016-12-06) 阅读(511) 评论(0)

从2014 年开始,白领市场已经饱和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开始发现了一个新的有着巨大需求的市场——蓝领人群。

这是一个有着 4 亿人口,拥有万亿规模年工资,智能手机渗透率高,年龄代际更新明显的市场。从吃、住、行、娱乐到社交婚恋,无数创业者入场试图精准地找到这个群体的需求并用互联网的方式来解决。 蓝湖资本一直主张通过研究来寻找创业机会。这篇文章我们就想跟大家来探讨一下,火热的蓝领创业中,我们为什么看好蓝领兼职招聘市场?如何从趋势和现状中找到最佳的切入口和打法?

蓝领群体

为什么是蓝领招聘

  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 4 亿蓝领人群,其中 3/4 是由从农村进入城市的外来打工人员组成。这些外来打工蓝领,占据城市就业的近半壁江山。

  然而,户口政策限制阻碍了外来打工蓝领稳定地留在一个城市,缺乏社会保障体系让他们缺乏安全感,较低或错配的教育和技能水平也让他们相比城市原生劳动力缺乏薪资上的竞争力,这三方面因素都使得他们在经济和就业竞争形势波动的情况下,不断在城市和家乡之间往返颠沛,无法成为稳定有效的劳动力供给,造成了中国的蓝领招聘市场流动性极强,效率低的特点。

  因此,蓝领招聘市场存在大量改革机会。这也需要政策和商业界的共同努力。

机器人代替劳动者(7)

为什么是兼职?

  在蓝领市场中,兼职的年工资规模达 5000 亿以上,覆盖蓝领总人口 50%以上,其中 33%全职工作的蓝领参与兼职,更存在大量纯靠多份兼职为生的务工者。相比于全职招聘,蓝领兼职还具有 4 个特点让它成为互联网创业的更好切入口:

  - 撮合频次高(注意:不仅仅是交易频次)。兼职全年 8 -12 次是全职的 2 – 3 倍,更容易对撮合平台产生粘性;
– 利益关系少。劳务派遣潜规则的重要性相对较低;
– 标准化程度高。虽然工种总量多样,但单个工种对技能的需求更低,筛选劳动力的标准更为显性简单、培训周期更短;
– 到达和反馈评价周期短。劳动力上岗迅速,工作完成后双方可以迅速互相评估。

劳务派遣行业的发展分析

为什么是现在?

  移动互联网技术渗透
过去几年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不但帮助提高劳动力效率,更影响了劳动力如何被连接组织、评估和获得回报的方式,滴滴和美团外卖是典型的例证。这为更自由的的就业方式提供了必要的技术基础。

  经济告别繁荣
在人口结构变化之余,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实质上意味着中国经济开始告别长达十几年的繁荣,增长下滑成为常态,甚至可能出现衰退。企业缩减用工成本的需求迫切。从美国的经验来看,不同程度的经济下滑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都会促使企业为缩减开支而更倾向于使用兼职劳动力。

将人力资源外包

为什么从服务业切入?

  从蓝领人群的产业分工来看,目前服务业、制造业、建筑业蓝领以4:4:2 三分天下。随着工业自动化和制造业产业转移,城市化加剧,服务业劳动力将进一步增长。相比制造业和建筑业,服务业由于其本质上涉及城市商业生活服务的各个方面,需求分散而波动较大,用工端对兼职的需求更为明显。

  蓝领服务业兼职市场本质上是一种“ on-demand to B service ”,虽然目前的需求满足提前时间往往长达 2 周,看似不如“滴滴”或者“美团”这样“实时响应并行动”,但其实用工需求方并不满意,需求满足( on-demand )程度有很大提升空间。

  - 时间:需要匹配劳动力的可用时间库存。
– 地点:除线上任务外,典型服务需要在线下实施服务。部分岗位地域上很分散(如:分布在城市各个区域卖场的促销员,KFC 各个门店的服务员);劳动力就近上岗需求明显,基于地理位置的匹配很重要。
– 工作岗位与劳动力技能的匹配:在现有兼职招聘体系中,用人方和劳动力的历史用工纪录均无处沉淀,也无评价。这些数据的沉淀,将实现各个工种的技能分类、标准梳理、水平分级,优化平台匹配效率。

劳务派遣行业的发展趋势

目前蓝领服务业兼职市场的痛点在哪里?

 “找不到合适的人”和“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这是招聘市场中永恒的问题。这在蓝领兼职市场中尤为严重,用工方和劳动力端双边的信息严重不对称,大量黑中介充斥市场,坑蒙拐骗盛行让蓝领人群蒙受巨大损失,这也是为何58赶集的兼职品类有百万级的日活跃、却很难货币化的原因。

  除此之外,通过层层黄牛匹配的方式效率也是极低,用工方付出120元薪资到劳动力手里只有70-80元,这都是让蓝领人群是无法忍受的。

互联网的效率提升点又在哪里?

  看似巨大的市场未必等于创业公司可切入的市场规模,传统线下模式的强大存在有其原因。核心问题是,其中哪些部分能被互联网改造?这些部分又切了价值链中多厚的比例?

  在老模式下,匹配主要依靠扮演“人肉路由器”的层层中介,用工方为单个人天付出的 120 元中,有 30 – 40%都被各层中介切走。中介的主要瓶颈在于个人的管理半径, 他们依靠电话、QQ 和微信群沟通,缺乏和劳动力之间的“随时随地在线”的信息环路。中介“人肉路由器”的核心价值是对劳动力流量做了时间、地点、工种上的筛选和匹配。

  因此,要逐步消灭“人肉路由器”,前提是通过某种方法将劳动力动态信息点持续捕捉到平台上,从而让平台自带精准流量。

  此外,在流量转化率和市场撮合效率之外,最最核心的 KPI 就是劳动力端用户重复通过平台完成“核心任务”的留存情况。“核心任务”定义随阶段不同而变化,最终落实在“结算”上,而过程量则有很多,包括“打开 app ”、“更新简历(包括工种技能、时间、地点)”、“报名”等等。

 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是最理想的?

我们梳理了市场上大部分做兼职业务的公司,大致分为三类:
A 类轻模式是要被颠覆的对象,也很难作为冷启动模型,因为体验太差,留不住用户。
C 类是想用“互联网思维”直接一步到位提供极致体验且形成一个在线交易市场,我们认为会是终局,但需要以几

个条件作为前提:
– 双边市场繁荣,足够的供求双方在平台上。
– 为了实现第一点,需要短期内通过较重的介入线下运营的方式保证平台体验,如到岗率控制、现场管理等。
– 垂直工种的服务标准与各参与方的流程梳理完毕,并通过信息系统产品固化。

兼职招聘未来的想象空间巨大

我们深信一个针对蓝领或广义中低技能劳动力的撮合平台是意义非凡的。通过提升产业链的效率,帮助降低用工成本,增加中低劳动力收入。

在产业结构的变革中,尤其是未来面临迅速发展的人工智能替代简单劳动的时候,它能通过培训等方式引导并提高全社会劳动力的技能,提升生产力效能,解决错配问题,让4亿蓝领,尤其是农村外来打工蓝领拥有更好的工作,更多的收入,更可预见的生活。

除非注明,否则均为人和企联原创文章,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renheqilian.com/laowu/137.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