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用一个段子,阐释我们的劳务界,会是怎样?

宇杰 劳务专栏 2年前 (2017-02-15) 阅读(778) 评论(0)

以下段子,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身份篇※※※※

我是劳务
小名劳务姐
乳名中介
别名临时工
大名劳务派遣
江湖诨名人贩子
黑市代号黑劳务、黑中介

人前都是总
赵总钱总李总各种总
人后也是总
孙总——经常给别人当孙子的总
辛总——忙忙碌碌辛苦的总
白总——经常费力不讨好,被别人翻白眼的总
各种总
说多了都是泪

有两句话是怎么说的
起的比公鸡早
睡的比母鸡晚
说的可不就是我了

※※※※历史篇※※※※

1992年,那是一个春天
有一个老人
来到南方的海岸边
随手划了个圈

就在那几年
我的前辈们
也在圈子里建了个小家
后来有了我
取了个乳名
就叫做中介

可怜的是
小时候那几年
家里日子穷怕了
一些长辈想把我快点养大
什么东西都塞给我吃

大街小巷里
到处都是长辈设的卡
那些过路的
那些自己找上门来的
不留下个三瓜两枣
就休想安然通过
地主老爷指望着我们帮他们种庄稼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两句话是怎么说的
要从此路过
留下买路财
说的可不就是我们家里的老祖宗了

※※※※顶缸篇※※※※

老人画的那个圈
来了好多地主老爷
老爷多了
家丁就不够用了
找到我们族长
临时拉了好一批壮丁

地主老爷家规矩太多
我们新去的
干的活比老家丁多
拿的工钱却总比老家丁少
还要上供给族长
族长怕我们造反
还往地主家派了一个教头
让我们管着叫带班

老爷家产业大
记忆力又不大好
开始也没正眼瞧我们
平时挺喜欢吆三喝四的
要用上我们出力了
就喊我们的别名
哎,临时工,过来

日子就这么过着
可是有一天
地主家后院不知道怎么起火了
县太爷要追究责任
地主老爷情急之下
把我们几个兄弟绑了交上去
后来
我们过了一段黑暗的日子
一上街就被人家指指点点
瞧,就是那些人
地主家的临时工
那些经常惹祸的主

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躺着也中枪
说的可不就是我们咯

※※※※改进篇※※※※

世事无常
风水轮流转
那年冬天太冷
地主家老爷家里出了不少事
家丁们又不够用了
想找我们族长拉壮丁
找了县太爷
县太爷怕上头怪罪
于是尝试向朝廷求援

还好皇恩浩荡
下了个旨意
让我们族长交了200个大洋押金
办了一个特许证
还正式赐名给我们
大号派遣工

或许是怕地主老爷聚众闹事
朝廷允许地主老爷临时征用我们
但是不允许我们拿刀拿枪
在我们地主老爷家
专门找了三个人监督我们
临时性、替代性、辅助性
还给族长定了个规矩
给每家地主老爷家送的壮丁
不能超过地主老爷家家丁总数的一成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
圈子里一下又来了好多地主老爷
家丁急剧短缺
地主老爷找不到足够的人来种庄稼
按时纳贡就成了问题
无奈之下
县太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只要没有人去衙门擂鼓
族长们的一些小动作
能包涵的
也就没有那么苛责了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是不是说的就是这个理

※※※※纠纷篇※※※※

俗话说
林子大了
什么鸟都有
队伍大了
也不好带
地主老爷要的壮丁太多
族里人手不够
族长派了几个管事的
到其他部落里寻求支援
一下从好几个部落
给地主老爷拉回来一群新丁
人多了
屁事就多了
原来部落里的人和外来部落的人
经常闹一些小矛盾
族长一下没注意
他们闹出了格
还见了红
把官司闹到县太爷的老大那里去了
这一下捅了马蜂窝

县太爷一气之下
把族长拉去关了半个月禁闭
平时被族长不待见的族人
心里还暗乐了好一阵子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不是不报
时候未到
说的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咯

※※※※借支篇※※※※

我们这支临时被抽调到地主老爷家的队伍
大都是在族里找不到合适营生的主
人员比较复杂
但是都是族长手里的香饽饽
族长可都指着我们帮族里换回粮食呢
所以
尽管在地主老爷家不怎么被待见
族长对我们还真是没得说的

刚开始的那段日子
族长怕我们不听话
偶尔会扣一点月例银子
放到年底的时候才让我们一起带回家
后来大家意见多了
闹腾了几回
族长就学乖了
每个月都提前把月例银子预支给兄弟们
兄弟们平时也闲得无聊
手里见不得钱
每当族长预支了
喝花酒耍牌买上等货就成了惯例
每次到了真正结算例银的时候
却发现手里不剩几个子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
魔高一尺
道高一丈
说的不就是我们族长咯

※※※※飞机篇※※※※

自从族长领了帮地主老爷家抽壮丁的差事
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慈润呀
不过也会遇到一些烦心事
这不
这几天地主老爷急着找族长抽一批壮丁
刚好族里的年轻人出去打猎没有回来
族长就找一个陌生的部落借了一些兄弟
没有想到
那个部落的族长答应的好好的
却转身被另外一个地主老爷接走了
看把我们族长气的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天外横祸
说的可不就是这个事咯

※※※※讨债篇※※※※

别的地主老爷挖墙角
族长还是不担心
大不了
被伺候的地主老爷骂一通
反正现在地主老爷多
不愁没有新东家

让族长没有想到的是
这天下
居然有那么多不要脸的地主老爷
把族里的老少爷们拉去
忙活了好几个月
结算工钱的时候
发现地主老爷
居然
跑了
晴天霹雳啊

虽然后来县太爷出面
把地主老爷的院子拍卖了
抵了一部分工钱
但是拿不到全部
可把族长和我们一帮兄弟坑惨了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人无远虑
必有近忧啊
说的可不就是这个事咯

※※※※无序竞争篇※※※※

被地主老爷欺负多了
族长也学乖了好多
只可惜现在地主老爷把事情忙完了
不时的让族长把兄弟们带回来
让族长真是焦心
更可怕的是
别的部落也都自己带人出来
不再通过族长和地主老爷搭关系了
地主老爷看到那么多部落自己找上门
各种无理要求
各种降工钱
族长每天都在叹息
操着养牛的心
赚点卖牛粪的工钱
真心好累啊

那些别个部落的头领
都以为自己抢到了好生意
可是有一天却发现
地主老爷给自己的
居然还比不上以前族长给的多
受的气还不少
那个悔呀
可是这个世界
很多药好买
可就是后悔药难买呀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损人不利己
天诛地灭
不就是族长想对那些部落头领说的话咯

※※※※吐槽篇※※※※

不管这总那总什么总
更多的时候
我们就是一个跑腿的总

没有比我们这些总更忙的总了
一年四季没有什么假期
不是在和客户应酬的酒场
就是在处理员工纠纷的谈判场
要么就是在为员工催债的路上
别把总理和我们的工作比
家里人都说
我们比总理还要忙

人家都说老板说了算
但是在我们家
老板听着算
员工是上帝
客户是上帝
唯有老板
是饿老了都还要办,所以是老板(办)

员工可以任性
可以用脚投票
客户可以任性
可以用钞票买票
唯有我们这些老板不可以任性
但是常常要为员工和客户的任性买单

再也没有比我们这一行更高大上的生意了
高是
套路必须高
大是
老板脑袋经常会被逼大
上是
难得有上门的生意
多的是上门的麻烦

再也没有比我们这一行更接地气的生意了
接地气的是利润
经常操着卖白货的心
赚点卖白菜的银子
比菜市场的菜贩子接地气多了

刚过年,就不和大家说太多不开心的事情了,以上种种,纯属娱乐,其实总的说起来,人力资源行业贯穿了经济建设的始终,从远古时代地主老财家的长工短工,到现代社会的各种用工方式,人力资源服务生意贯穿在国民经济建设的每一个角落,除非就是方式和名字的不同而已,借习大大一句话和大家共勉:

2017,大家捋起袖子一起干!

未来,人力资源服务业的舞台上,希望都能看到伙伴们精彩的表演!

除非注明,否则均为人和企联原创文章,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renheqilian.com/zhuanlan/359.html

发表评论

本文评论已关闭!